<em id="sejnw"><rt id="sejnw"><ins id="sejnw"></ins></rt></em>
<input id="sejnw"><output id="sejnw"><rt id="sejnw"></rt></output></input>

  • <var id="sejnw"></var>
    <output id="sejnw"></output>
      <acronym id="sejnw"></acronym>
      1. <acronym id="sejnw"></acronym>
        首頁文化—正文
        百年前胡適“逛吃”日記呈現一個靈動的濟南
        2022年06月09日 09:59 來源:齊魯晚報

          中國現代著名學者、文學家胡適曾先后在1919年12月、1922年7月和10月三次到濟南參加相關活動。對于這三次濟南之行,《胡適的日記》(中華書局,1985年版)對后兩次記錄頗多,內容龐雜豐富,基本做到了事無巨細,即便日記中有不詳細之處,也會在日后再加補充。若有報刊發表,他則補記在日后某一天的日記里,并將報刊粘貼于日記后。由此看出胡適做事之心境可謂平和,不留微塵,是那種面面俱到的仔細人。

          □許志杰

          驚訝于廣智院之繁盛

          和巨大影響力

          胡適第二次來濟南的時間是1922年7月2日,陶行知主持的中華教育改進社在濟南召開第一次年會。他與蔡元培、梁啟超、黃炎培、陶行知、蔣夢麟、張元濟、朱經農、竺可楨、陶孟和等300多人參會。開會之余,胡適參加的活動也不少,7月7日,“下午去看本年新設的歷史博物展覽會,原來是一團糟,竟全無排列,全無歷史的系統,只是一大堆古董,亂七八糟地堆在幾間房里!此外還有商品及他種學校成績的展覽,更是不倫不類了,聽說此館報銷五千元,成績竟至如此。”胡適對齊魯大學的廣智院還是頗為滿意的,甚至有些驚訝。他記:“出門去看教會所辦的廣智院。此為一個很大的通俗教育博物館,陳列的有動植物標本、歷史、宗教、衛生、風俗、工藝、交通、人種及其服飾、建筑、游戲、病菌、天文,等等。院中尚有演講堂,有游藝室——中陳留聲機等,有讀書室。此乃英國浸禮會牧師Rev.J.S.Whiewright(作者注:懷恩光)所經營,原名T和TsinanfuInstute,以十五年的經營,方做到這個地步,現在成為齊魯大學的一部。此院在山東社會里已成了一個重要的教育機關。每日來游的人,男男女女,有長衣的鄉紳,有短衣或者半臂的貧民。本年此地賽會期內,來游的人每日超過七千之數。今天我沒看門口入門機上所記的人數,自四月二十六起,至今天共七十日,記來游的人有七萬九千八百十七人。自開館至今,共有來游的四百五十萬人!”日記中記錄如此詳細,卻也是難得之事,如不是胡適日記中有此數字,恐怕今日之人想象不到廣智院當年之繁盛和在民眾中的巨大影響力。建成17年,參觀人數450萬,在當時條件下真是難得之事。

          掐頭去尾,這次胡適在濟南住了一個星期。7月9日早晨6點,胡適搭乘火車返回北京。

          山東書局和后宰門書店

          淘書撿漏兒

          時隔不到3個月,當年10月,全國教育聯合會第八屆聯合會議在濟南召開,各省代表共45人參加,北京大學教授胡適作為北京教育會代表入會。10月9日,上午9點半出家門,10點上車,10點15分開車,胡適乘坐的火車當晚10點11分到達濟南站。從時間看,這趟車比上次他來濟南時的快了近兩個小時。下榻離車站不遠處的津浦鐵路賓館,胡適對津浦鐵路賓館非常滿意,在日記中有記:“這是津浦路局設的,開張不久,建筑蠻好,陳設設備很好,在北京只有少數可比得上它。上海的大東、東亞太鬧,不如此地靜而寬廣。”上次來時,胡適住的是石泰巖賓館,最后一夜搬到泰豐賓館與蔣夢麟一起合住,胡適沒有對賓館狀況作出評價,說明情況一般。這次下榻津浦鐵路賓館,評價如此之高,說明這里的居住條件完全出乎見多識廣的胡適的意料。這座賓館原為津浦鐵路局辦公樓,是在濟南“十王殿”的舊址上建起來的,1904年始建,1908年落成,由德國建筑設計師設計建造,總的建筑風格為日耳曼青年派,但依舊保有德國古典建筑風格。當時在國內實屬高大上,難怪胡適如此青睞。

          12日,胡適有暇,與幾位朋友游山逛水。胡適日記中寫道:“同書城(姚書城)到司家碼頭,雇船游大明湖,到了歷下亭、北極閣、張公祠(張曜,即《老殘游記》中之莊巡撫)、匯泉寺。風太大,我們不愿游鐵公祠,就回到雅園吃飯。得詩一首。”這首詩就是《游大明湖》,寫作時間應是12日中午飯間,地點是雅園。10月22日《努力周刊》第25期刊發了胡適先生的這首詩。

          雅園飯畢,胡適幾人到山東書局買了一些書,胡適的日記中也記下書目:

          呂晚村《東莊詩存》1.00

          太清春《天游閣詩》0.60

          章實齋《信摭》0.60

          高士奇《江村消夏錄》2.50

          以上《風雨樓》零種,京滬都不可得了。

          萬斯同《明樂府》0.10

          《朱子年譜》(湖北局本)2.00(有王柄校勘記)

          《歸顧朱年譜》2.50

          朱記榮《目覩書目》2.00

          《通德遺書所見錄》1.00

          《越人三不朽圖贊》0.70(光緒戊子陳錦刻)雨部

          施補華《澤雅堂記》0.50

          丁晏《楚辭天問箋》0.60

          當時的書便宜,12種書總共花了14.10,以胡適的收入,簡直是毛毛雨,且還有京滬都不可得的《風雨樓》零種,撿了大漏兒。17日,淘書上癮的胡適再到后宰門書店,但這次收獲不大,“只買了石印的李文田的《元秘史注》及洪鈞的《元史譯文證補》,價六角。”

          與友登山談天

          贊“千佛山很好”

          12日,胡適很忙,忙了一天,胡適突然發現自己的“胡子不太整齊了,出去剪發”。以下這段日記文字較長,內容也是相當豐富,可以說寫盡當日濟南各種新聞與景象,既有很強的時效性,又有可觀的市井味道。“坐在椅子上就睜不開眼了,剪發匠一頭剪,我一頭睡。至洗發時,我教他用冷水澆水,始清醒。出門,始知郵政局(建筑甚精)失火,火勢甚大,馬路不能通車。我就折回,到萃賣場買物,不料因大火故,電燈機都關了——火起由于走電,——萃賣場已閉門。十點半回寓,早睡。”

          胡適說的郵政局應該是現在還健在的濟南郵政大樓,處在商埠的核心區域,隔著一條馬路與原德國領事館相對,建筑風格為歐陸西洋古典式,設計者為天津外國建筑事務所建筑設計師查理和康文賽,建造者是天津洋行,1918年3月開工,次年竣工,1920年正式開始營業,為濟南郵政局自主建造的第一座郵政大樓,如胡適說的“建筑甚精”。各種史料記載,這座大樓歷經戰事,1958年劃歸濟南市郵政局使用。如此豐富的經歷,不知其相關資料中有沒有記下胡適的日記里提到的這場大火,應該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

          15日上午9點,胡適來到山東省第一師范學校附屬小學,與王祝晨、聶湘溪等同去游覽黑虎泉和千佛山。胡適對千佛山印象極好,他記:“千佛山很好,山上有寺,有隋開皇時造像。我們爬到山頂,可望見濟南全城、黃河及泰山一角。我們坐在山頂上大談,很高興。回到寺里,又大談。一時半下山,到和豐樓吃飯,又大談。”回到住處,已經是下午四點一刻了,也是樂不思歸了。本來胡適在濟南還要多住幾天的,但是因為北大這些天正鬧得不可開交,18日這天,胡適收到來自北大同事和教務處的兩封加急電報,喊他和幾位北大同事速速回京,其中教務處電報有“為講義費哄鬧,校長以下皆辭職,請速回京”之語。胡適有記:“我本不預備明天走,現在出了這個大岔子,只好收拾行李,明天走了。”

          此次濟南之行,胡適住了十天,從住、吃、購書、理發、游覽名勝古跡、閑逛濟源里,到一些學校演講,日程滿滿,從其日記的字里行間看出,他對此行很是滿意。這可能是胡適最后一次到濟南,以后不再見他到濟南的文字記錄。

          目前所知,已經出版的胡適日記僅手稿本便多達十七冊,總字數百萬之巨,若能細加梳理,必是一部可窺胡適那個時代之歷史律動的大書。胡適逛濟南為其日記中的“片言只語”,卻將一個靈動的濟南呈現給一百年之后的我們。

        无码潮喷A片无码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