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sejnw"><rt id="sejnw"><ins id="sejnw"></ins></rt></em>
<input id="sejnw"><output id="sejnw"><rt id="sejnw"></rt></output></input>

  • <var id="sejnw"></var>
    <output id="sejnw"></output>
      <acronym id="sejnw"></acronym>
      1. <acronym id="sejnw"></acronym>
        首頁國內新聞—正文
        后浪“Z世代”:錢多不一定去,錢少不一定走
        2022年05月09日 10:58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國新觀察|職場后浪“Z世代”:錢多不一定去,錢少不一定走

          中新財經5月9日電 (左宇坤)2022年,“00后”千禧青年正式告別大學校園步入社會。加上剛進入職場不久的“95后”,共同構成了1995年-2009年間出生的職場“Z世代”。

          最近,“不服管的Z世代”話題引發熱議,不少老同事們感慨:“這后浪簡直有3米高啊!”

          “天天強制加班,堅決不答應”

          “在這個公司里,除了領導我不得不服,最服的就是我們新來的小員工。”“90后”職場人楊玉(化名)對中新財經表示,自己公司屬于比較“卷”的,如果正點下班領導會認為你工作不飽和,第二天便會加任務。久而久之,自己和同事們都習慣了“摸魚式加班”。

          “直到公司來了個99年的妹妹,我們的天都晴了。”楊玉說,新人也沒做什么驚天動地的事,就是每天正點上下班,從不在乎領導說什么。即使有要緊的工作也絕不在公司加班,寧愿帶回家做,“但因為她正常的作息規律,也帶動了我們積極的生活。”

          “曾經我是新人,領導讓我加班,我只敢回復倆字‘好的’;現在我成了領導,讓新人加班,人家回我倆字‘別吧’。”正如網絡段子的調侃,說起對Z世代職場人的印象,不少人都首先給出了“不加班”的標簽。

          “我確實不喜歡加班,而且敢不加班,甚至如果不是非常緊要或者是因為我出錯的事,工作時間外連消息也不想回。”“00后”員工高芒(化名)對中新財經直言,自己不是反對加班,如果某天真的活多干不完也愿意加班,但是天天強制加班就堅決不答應了。

          “當然前提是每天工作的時候不摸魚、認真提高效率,雖然提高效率的原因也是為了能準時下班。”高芒笑稱。

          反向背調企業,“改寫”招聘規則

          事實上,Z世代在職場不僅勇于挑戰加班文化,更是在“改寫”招聘規則。更早的求職環節里,他們就展現出“不一樣的煙火”的獨特了。

          某互聯網公司80后HR萬霖(化名)難以忘記此前面試的幾位“00后”新人:“一般面試最后我們會程式化地問求職者還有什么想了解的,大家一般也就象征性地聊一聊工作期待。”

          “結果有‘00后’直接問我:‘您是怎么安排您一天的工作的?’‘您個人認為在貴司工作與生活是否能找到平衡?’‘您在貴司的職業生涯中最高光的時刻是什么?’”萬霖說,沒想到作為HR,還能再找回“被面試”的感覺。

          萬霖遇到的情況當然不是個例。求職過程中,“背景調查”是一個常見的環節,一般是用人單位通過相關人士對應聘者的背景資料進行真實性核查。但在如今Z世代的求職過程中,對公司“反向背調”已成為一種新趨勢。

          除了直接對HR發問,最基本的“反向背調”是通過各種招聘網站、社交媒體查詢了解公司;進階一步的,是尋找有該公司工作經驗的“知情人士”打聽內幕;更高段位的,是通過薪資工具、企業查詢平臺等了解公司規模、老板背景,甚至是背后的投資人及其投資邏輯。

          社交平臺上,一些博主為了幫助更多的人“避坑”而整合的“不能心動的offer”名單一度廣為流傳;推出了“公司點評系統”的脈脈平臺數據顯示,91%的求職者會主動搜集企業信息,給企業做背景調查。

        資料圖:求職者在會場尋覓工作崗位。 中新社記者 武俊杰 攝

          “薪資待遇會考慮,但不是第一,更不是唯一”

          “有時真的是無意識的。之前一項工作內容,本來我算對了,領導給改錯了。弄清楚后我有點著急地說‘下次注意點,確認了好幾遍的東西就不要改了’,領導說‘好的好的’。”“95后”會計薛雪(化名)對中新財經說,事后再回想起來,自己確實有點“出格”。

          “當然,在職場禮儀和生活禮貌的前提下,維護自己的利益是毫不含糊的。”薛雪認為,自己這代年輕人之所以如此“大膽”和“反內卷”,主要是因為還沒有生活的壓力。

          “往上看,父母的工資或者退休金足夠養活自己甚至補貼我;往下看,我們還沒有子女需要撫養,最多養養貓狗。這給了我們足夠的底氣關注自身的愛好和發展。”薛雪說。

          智聯招聘發布的《2021Z世代職場現狀與趨勢調研報告》也顯示,在工作態度方面,Z世代“興趣至上,工作內容符合口味比升職加薪更重要”的比例明顯高于前輩們;和工作強度相比,工作能夠帶來怎樣的成就感和價值感,逐漸成為Z世代人群每天思考的問題。

          “薪資待遇當然要考慮,但絕不是第一,更不是唯一。”“95后”員工齊春(化名)剛剛離開了薪資相當可觀的前東家,原因就是和直系領導合不來。“前領導要求下屬對自己說一不二地服從,且基本不會給下屬正向評價,發脾氣這種事更是常見。”

          重重事件疊加,齊春在部門會議上和領導據理力爭,并直接拍了桌子辭職了。“她說對職場不是沒有敬畏感,只是不想吃她用情懷畫的餅了。”

        資料圖:高校畢業生招聘會現場。 中新社記者 何蓬磊 攝

          “工作認真,但也要享受生活”

          離職后的齊春來到了一家新的互聯網公司,雖然薪資不如從前,但卻遇上了理想的領導。

          “在前司我們犯錯,領導會在會議上指著鼻子罵;現在我工作出錯,新領導會說‘這個事我得先承認有我一部分責任,以后我們可以從哪些方面優化,你覺得呢?’”齊春說,現在在好領導的感染下,感覺同事們都很好相處。

          “好工作對95后來說不僅要‘錢多’,也要滿足自由度,成長空間,工作意義和人際關系方面的精神需求。”領英發布的《95后職業價值觀基礎研究報告》指出,95后毫不掩飾對“收入與財富”的渴望,但在此基礎上也追求精神層面的富足。

          “我經歷的兩位領導是年齡相近的,所以我覺得其實和年輕、世代沒有關系,真誠友善才是職場永遠的法則。”齊春說。

          新的崗位上,齊春也接觸到了許多“00后”實習生。齊春最大的感受是,她們聚會喜歡劇本殺桌游,不喜歡KTV;她們喜歡追星,還會為此學習PS、Pr等技能。但最重要的是,他們的工作乃至人生態度已沒有那么“苦大仇深的勵志刻苦”,工作認真,但也都更享受生活。

          “現在對于Z世代的評價總是兩極分化,有人覺得他們過于任性、以自我為中心,也有人贊揚他們獨立有主見,是顛覆的一代。”萬霖說,但回頭想想我們年輕的時候,老一輩人似乎也是這么說我們的。

          “職場永遠需要前進與發展,但有能力又靠譜的員工,在哪個時代都是珍貴資源。”她表示。(完)

        无码潮喷A片无码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