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sejnw"><rt id="sejnw"><ins id="sejnw"></ins></rt></em>
<input id="sejnw"><output id="sejnw"><rt id="sejnw"></rt></output></input>

  • <var id="sejnw"></var>
    <output id="sejnw"></output>
      <acronym id="sejnw"></acronym>
      1. <acronym id="sejnw"></acronym>
        “洋中醫”艾森:中醫藥典籍“出海”如何破譯介關?
        2022年04月27日 08:17 來源:中國新聞網

          (東西問)“洋中醫”艾森:中醫藥典籍“出海”如何破譯介關?

          中新社濟南4月26日電 題:中醫藥典籍“出海”如何破譯介關?

          ——專訪西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伊朗籍專家、“洋中醫”艾森

          中新社記者 趙曉

          近年來,中醫藥不斷被西方人認可和嘗試,中醫藥典籍對外傳播迎來新機遇。作為根植于中國傳統文化土壤的醫學體系,絕大部分中醫藥常用名詞、專業術語難以在西方話語體系中找到完全對應的釋義,因此中醫藥典籍“出海”,首先要破的就是翻譯難題。

          中醫藥類圖書典籍如何克服“走出去”的語言障礙?怎樣讓海外民眾更好了解、使用中醫藥?就讀于山東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學專業,有著近10年中醫藥典籍翻譯經驗的西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伊朗籍專家艾森·杜思特穆罕默迪(英文名Ehsan Doostmohammad)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針對中醫藥典籍的譯介和傳播發表了見解。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您曾完成《黃帝內經》《素問》《金匱要略》等多部中醫藥典籍的波斯語翻譯。從您翻譯出版圖書的經驗來看,中醫藥圖書和典籍在海外尤其是波斯語國家的傳播情況如何?

          艾森:目前,文學類、歷史類、哲學類等其他類型中國圖書在海外漸受關注,中國圖書版權輸出步伐加快,但中醫藥圖書的對外譯介仍處于起步階段。

          在翻譯中醫藥典籍的過程中,我最大的感觸是,中醫藥典籍不僅包含中醫理論知識,同時蘊含深厚的中國文化和獨特的中醫思維方式。但中醫藥書籍的種類不夠豐富,絕大多數專業性比較強,不適合普通讀者閱讀和理解,部分圖書對外出版需要根據外國讀者的閱讀習慣和文化背景進行重新修訂。陰陽五行、氣血精神等中醫學說,對中國讀者來說尚能理解,但在外國讀者看來,則“不知所云”,從根源上講,是文化背景不同導致的差異。

          在伊朗等波斯語國家,中醫藥的傳播以針灸為主。與針灸學相比,中醫藥其他種類的圖書在伊朗尚未得到明顯推廣。有關中草藥、方劑學、中醫診斷學、中醫養生等圖書仍較稀缺。隨著近年來伊朗人民健康觀念的轉變,以及替代醫學在伊朗不斷普及和應用,中醫藥普及性圖書的缺席比以前更加明顯。

        來自中亞國家的年輕人在甘肅中醫藥大學接受中醫教育。中新社記者 楊艷敏 攝

          中新社記者:中醫藥翻譯人才隊伍狀況直接影響中醫藥國際化的深度和廣度,什么樣的人才能承擔起中醫藥圖書的翻譯工作?

          艾森: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中醫藥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期間,中醫藥成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遏制病毒傳播的重要手段之一。世界各國對中醫藥圖書、文獻翻譯人才的需求比以往更加迫切。

          中醫藥文化扎根于中國傳統文化土壤。一名合格的譯者需要對中文、中國文化、中醫藥文化都有一定了解,才能確保準確地傳遞中醫藥文化內涵。單純由語言界人士翻譯,很難保障中醫藥專業知識翻譯的準確性,單純由中醫藥專業人士翻譯,其語言表達水平也不能盡如人意。

          此外,還要避免“二手翻譯”帶來的弊端。近年來,雖然中醫藥類譯著在伊朗的出版數量有所增加,但大多數譯者不懂中文,只能以英譯版圖書為母本進行再翻譯。“二手翻譯”在短時間內或許能對中醫藥在伊朗的傳播起到一定推動作用,但因為英文版和中文原版的中醫藥圖書相比,本身就存在譯者理解不一致、翻譯標準不統一的問題,加之伊朗的波斯文化和英語系國家的文化本身也存在差異,也導致了波斯文譯本質量參差不齊。

          中醫藥圖書和典籍若想更好地被海外民眾所理解和接受,必須要有“中醫藥+中文+外文(小語種)”的復合型人才在中間做橋梁,既掌握中醫藥專業知識,又有扎實的中文和其他小語種的語言功底,能直接參照中文作品原典進行翻譯,提高外譯內容的準確性。同時,建議中國與其他小語種國家組建專家團隊,建立中醫藥文化中專有名詞與小語種的對譯標準。

        艾森在家中忙碌于中國經典著作的波斯語翻譯、審稿和校對工作。受訪者供圖

          中新社記者:在您看來,譯者在翻譯中醫藥圖書和典籍的過程中,應注意哪些事項?

          艾森:首先,要考慮各國民眾對中醫藥文化的認識程度。有些國家的人只聽說過中醫,但沒有親身體驗和直觀感受過中醫療法,對中醫藥沒有基本了解,在這種情況下,要優先選擇基礎的中醫藥理論和知識進行傳播。

          一些中醫藥理論雖然深奧,但其中的道理很簡單,譯者一定要避免把簡單的道理說得又復雜、又深奧,要用比較通俗的目標國語言來解釋,既言簡意賅地翻譯專有名詞,又必須要有足夠的注釋。

          中醫藥學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熏陶,中醫術語中大多蘊含深厚的中國文化內涵,如何在翻譯中傳遞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對譯者來說是最大的挑戰。在翻譯過程中,不能盲目套用西醫術語解釋中醫術語,要盡可能原汁原味地保留中醫專業詞匯的含義,包括其中的藥理本質、特色療法等,引導更多人對中醫藥產生興趣,逐漸接受中醫藥文化。

          中新社記者:中國和伊朗都是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您同時接觸過波斯傳統醫學與中醫藥,兩者在治療理念和方法上存在哪些共同之處?如何通過絲綢之路互相影響?

          艾森: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使伊中兩國一直有頻繁的貿易往來,也使兩國在醫藥方面相互交融、影響。這種影響分兩個方面:

          第一,互相輸送方藥。一些伊朗傳統醫學代表著作中記載了來自中國的草藥。中亞自然科學家、醫學家阿維森納的著作《醫典》就記載了16味從中國傳入的藥物。而中國古代藥學著作《新修本草》中記載的綠鹽、木香、阿魏、沉香、蘇合等17味藥物,《本草綱目》中記載的蜜草、底稱實、波斯棗等59味藥物,都是從波斯經絲綢之路傳入中國。

          第二,波斯傳統醫學與中醫相互借鑒和吸收了藥性和主治功效。例如,肉桂(波斯語:Darchin,意為:中國樹)性燥熱、功效散寒止痛、治關節炎、胃痛等;大黃(波斯語:Rivand Chini,意為:中國大黃)性寒、功效潤下、治療肝疼、便秘等。這些來自中國的藥物,均在波斯醫學著作中有所記載,從藥性、主治功效來看,與中醫藥學都有相似之處。而在中國《海藥本草》《中藥大辭典》等著作中,均記載綠鹽來自波斯國,其功效同波斯傳統醫學中記載相同,性寒,功效為明目去翳,用于治療眼科病。

        外商參觀中國肉桂樹。中新社記者 黃耀輝 攝

          總而言之,波斯傳統醫學和中醫藥在基礎理論、診斷學、治療學等方面有許多共同之處,這也為當下伊朗和中國在傳統醫藥領域開展合作奠定了基礎。

          中新社記者:目前,中國政府高度重視并大力支持中醫藥國際化。未來,應如何進一步推動中醫藥圖書和典籍的翻譯工作?

          艾森:從近幾年發展趨勢來看,中醫藥正快步融入國際醫藥體系。在這個階段,中國需要通過相關政策的扶持和引導,全力以赴加大中醫藥圖書和典籍在海外的普及度,把中醫藥文化真實客觀地傳播推介給海外讀者。

          目前,中國雖然在傳統文化與翻譯領域開展對外交流合作不斷,很多項目取得顯著實效,但在推動中醫藥跨越語言文化屏障,走向世界方面,政策扶持和推進力度還不夠,應采取多種傳播途徑相結合的方法,擴大中醫藥的影響力;鼓勵中醫藥文化專家與外文翻譯者組成團隊,開展合作;建立專門的中國傳統醫學典籍外譯項目,舉行相關研討會、翻譯人才培訓、典籍收藏等活動。

          翻譯在中醫藥國際化進程和國際傳播中起著關鍵的橋梁作用。要讓海外讀者對中醫藥文化從陌生到認識、從認識到信任,需要每一位中醫藥傳播使者的信念、堅持和努力,進而使“中醫藥是世界人民健康的寶貴財富”得到公認,中醫藥價值得到彰顯。(完)

          受訪者簡介:

          艾森·杜思特穆罕默迪(英文名Ehsan Doostmohammad),西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伊朗籍專家,長期從事中國傳統醫學、文化研究和中國經典著作的波斯語譯介工作,先后翻譯出版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公眾防護手冊》《四書五經的名言》《瀕湖脈學》《舌診》《中藥學》《中醫內科學》《慈悲》《大學》《中庸》《孟子》《弟子規》合集等作品。

        无码潮喷A片无码高潮